鳞川

原创写手 一切随缘

Chapter 13

  男人站在逆光处,好笑地看着余络因为强光眯眼的动作,嘴角弧度微提,打量着余络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——正文

  男人看着余络欲言又止的样子,耐心等着。

  余络踌躇不决,最终还是开了口:“你知道……宴会后厨在哪吗?”

  男人有些诧异的一挑眉,好心提醒道:“你当你自己睡了多久?宴会上午开一席,晚上还有一席呢。况且上午宴会才刚过,后厨还没有活要干呢?”

  余络一脸吃了酸柠檬的表情,略有些尴尬。

  “啊……那为何不见帝王?”

  男人顿了顿还是道:“帝王从不参加早时的公开宴席,一贯都是出现在晚上的城内宴席。能有资格进去的人,较少。”

  余络恍然大悟,立刻从计划被打乱的悲哀中脱离,开始慢慢谋划今晚的策略。

  男人看着余络那样,起身边走到窗边,边说:“等会你就走吧,从这扇门出去沿着长廊一直向右去,尽头就有楼梯。”

  顺路,拉起被子盖过了余络的头。话止时已到窗前,双臂一张,将窗帘往两边拨开。

  灿目的日光在一刹那间,从缝隙里争先恐后地朝室内涌入,瞬间整个房间都被阳光侵占。

  原来刚才以为昏暗的时间,竟然是因光芒被窗帘隔断了道路而误判的,可是这窗帘竟然一丝半点光线都没有透过。

  好奇的余络将双目从被子里探出,顿时被这属于午日的太阳刺了一下目光。

  男人站在逆光处,好笑地看着余络因为强光眯眼的动作,嘴角弧度微提,打量着余络。

  好像似乎早就猜到余络会这么做。

  余络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起身下了床。

  男人收起笑容,走到床角,弯下腰把余络的鞋子提到了余络脚下。

  余络迅速穿好鞋,跑出了这栋楼。

  ——晚上

  如那个男人所说,晚上果真开了一席私密的城内宴席。宴会上不再见得如早时那么多的闲杂人,多为在城内常住的贵族和商人。

  余络通过人脉侥幸得到了入席资格,忐忑坐下,手心汗液湿黏黏的,暗暗谋划着一会儿的行动。

  余络回忆起下午与男人的交谈,记得很清楚。

  他的鼻梁高而挺拔,眉弓骨与鼻梁如出一辙的高,浓眉。一双眼睛感觉总有说不完的话,唇瓣上薄下厚,鼻梁上有一颗痣,很醒目。

  不过,那人知道的如此之多,说明势力也不小,为何不见他出现于宴席之上?

  余络眨眨眼,终止了回想。

  不多时,随着人群越来越躁动,果然,德伽略出现在了宫门外。

  厅内商人等,视线无一不轻轻低下,以表敬畏。

  余络在锁都当王许是当得有些昏脑了,竟然就这么直直看着德伽略抬步走进厅门。

  德伽略径直走向王座,没有分出目光给予余络。

  余络终于反应过来,低下头撇撇嘴,手里搓着那个偷带的咬尾蛇酒盏。

  德伽略落座后,宴会才算真正开始,安排的各种歌舞表演也就此展开。

  余络看着前面的表演,转眼一看,放心德伽略根本就没看过,从始至终都是独自一人在座上把酒。

  没抬过眼,也没出过声。

  虽然是多人之乐,却好似孤人寻趣。

  奇。

  

  

  

评论(2)

热度(154)
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