鳞川

原创写手 一切随缘

Chapter 14

  怎么就惹德伽略这个毫无人性的嗜血畜生呢?不归路啊……

  “那个舞姬,过来!”德伽略手指着余络,语气强硬不容置疑。

  

  ——正文

  偶尔宾客们的举杯敬酒,他才会分几个眼神看向座下。

       余络无事可做,打量完宾客打量德伽略,打量完伽利略低头嘬酒。

  终于到了时刻,余络回到后台,穿戴演出服饰。

  脱下鞋子,将赤色脚链绕在脚踝和脚背,踮起脚,踩了踩地面,享受着小片刻的自由。

  余络听着宴会厅的声音减弱,知晓已经差不多了。便走了出去,扬起轻巧的步子,入了舞群。

  这支舞蹈队是余络事先安排好的,都是从溪风处的【笼妓】,动用落的特权调来的,个个从小习舞。

  舞姿翩翩。

  好不美丽。

  余络在人群里充当主舞,因为被邦德收养后无事可干,偶尔也会去【笼妓】跟着大家一起学,刚好主舞也方便一些特殊的举动,不用跟随伴舞的动作。

  音乐过半,余络估算着钟点已到,双手从腰肌处向上伸出,抚上脖子,头部顺着手的节奏微微抬头,眼神瞥向了座上一直没有动静的德伽略。

  指尖经过腰带捆绑处时,将藏于其中的药粉拈在指尖,然后阔步向德伽略移位。

  借着舞步的掩饰,余络装作是舞蹈动作的安排,踏上了座下的三级台阶。

  …!!

  周围的宾客传来一声声惊呼,纷纷将目光投向德伽略,为这个艳丽自傲的美人感到悲哀。

  怎么就惹德伽略这个毫无人性的嗜血畜生呢?不归路啊……

  余络坚定的走向德伽略,手捻作兰花状扫过了德伽略的眼前,舞动着身姿,悄悄将撒在了酒盏里。

  余络心情大喜,轻笑。

  德伽略的目光从余络登上台阶起就没离开过他,此刻更是死死盯住,嘴角的笑意,微眯的眼睛。

  德伽略愤然而起的怒气似被一阵清流淌过。冥冥之中,好像有人控制着自己对他的杀意。

  德伽略将余络的动作尽数看在眼里,目光终于转向座下,而后很快又回到余络身上。

  德伽略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么胆大。

  何况看起来像个一捻就碎的宝藏,所作所为,坚定不移,余络倔强的样子激起了德伽略久违的征服欲。

  就像半年前南邑部落赠送于他的一匹烈马,调教过后,只对自己俯首称臣。

  只对自己……

  德伽略看着余络的面庞,幻想着这幅面孔沾满泪痕的样子。

  “停下!全部出去!!”

  德伽略突然站起来,将余络往座下一推,大吼道。

  余络被推下台阶堪堪稳住脚步,想到计划成功却也恼不起来,还是淡淡笑着,俯身鞠了个礼,然后阔步向厅外走去。

  “那个舞姬,过来!”德伽略手指着余络,语气强硬不容置疑。

  余络以为叫的是哪位好看的仙子,舞蹈队里美女如云,多的是。

  在外人看来,余络美得雌雄莫辨,不过以为是个姑娘长得高挑了些。

  但余络自己是知道的,自己是男人,不过是达到目的的手段,所以余络没有觉得德伽略叫的是自己。

  直到德伽略再一次出声……

  “穿着绛衣飘带的那个!过来!!”

  余络双目瞪大,舞姬中只有自己是绛色衣裳。

  余络心里着急,指尖搓着衣角,不敢抬头。

  “其余人滚出去,你,留下来……”

  德伽略见余络踌躇不前的步伐,终于缓下声调,然后转身走回了后殿。

  余络不敢耽搁,只得快步向后殿赶去。

  “希望能宽恕我……留个全尸……”,余络视死如归,目光看向座上的酒盏,里面的液体一滴未少。

  余络垂下头,眼角有些泛红。

  他没有喝下……前功尽弃了……

  就此结束了吗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127)
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